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
當前位置: 4pxcom > 教育 > 正文

融資結構分化,線上線下教育融合成主流

信息時報 | 記者 徐珊珊 | 2021-01-17 19:28:47

信息時報訊(記者 徐珊珊)2020年,疫情倒逼公立學校、線下教培機構紛紛開拓網上業務,國內在線教育獨角獸公司加速融資,教育“線上化”趨勢明顯,這一定程度上重構了中國教育培訓市場,這種影響已經顯現並將持續發酵。

2021年,囤積數十億美元的K12在線教育企業們將展開最激烈的市場競爭,高昂的獲客成本不能阻擋資本的熱情,殘酷的淘汰賽進入下半場......對於教培行業來説,零星散發的疫情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。

目前,教育行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,教學場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行業發展之路瞬息萬變,各企業也在“不變”中突破自己,在“變”中尋找新的契機。

2020年有人倒下,有人入局

在教育培訓市場,學霸君終究沒能挺過2020年的“歲末寒冬”。2021年元旦晚間,學霸君創始人張凱磊發佈了一封公開信表示,一位潛在投資人“估計爆雷後的道德風險,不能投錢了,”這意味着學霸君最後的外部救助不再,“這個冬天尤其的冷,奔跑了8年的學霸君還是在2020年冬天倒下了……”

天眼查官網顯示,成立於2013年的學霸君共獲得三輪超過1.5億美元融資,其最近的一筆融資是在2017年1月。張凱磊在公開信中提及,過去3年,學霸君沒有融過一筆大錢,最少5次遊走在資金鍊崩斷邊緣,“最危險的一次,我們甚至晚發了老師4天的工資。”在他看來,自己的管理不善,決策錯誤,導致學霸君“最終沒有能夠拉回來”。

事實上,從2020年初開始,兄弟連、百弗英語、迪士尼英語、優勝教育等線下機構紛紛爆雷,主動宣佈破產或停止運營,松鼠 AI 表示全員工資 3.5 折 5 個月。不僅是線下機構,在線機構明兮大語文也宣佈資金鍊斷裂等等。

據《天眼查大數據:2020 教育行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截至2020年10 月底,教育相關企業的註銷數量達到13.6萬家。

疫情只是導火索,頻頻倒閉爆雷的根本原因還在於企業經營不善。教育行業不少公司重度依靠預支現金流活着,而自2018年四部委發佈文件規範校外培訓行業,提出“一次性不得收取超過3個月的學費”之後,不少教育機構便接連宣佈破產。隨着政策的不斷落實,效應傳導作用於近兩年不斷髮酵,疫情又導致現金流更加吃緊,當出現入不敷出後,機構終究因資金鍊斷裂垮台。

有人退出,也有人入場。不論經濟環境如何發展,教育始終是千萬家庭的剛性需求。據天眼查數據顯示,2020年上半年,全國共新增教育相關企業23.5萬家。截至10月,2020年新增教育相關企業47.6萬家,註銷13.6萬家,淨增34萬家,淨增企業數同比上漲了22.5%;在線教育企業新增8.2萬家,新增佔比在整個教育行業中達到17.3%。

2020年前11個月,我國新增近52萬家教育相關企業,而2019年全年的新增數據為56萬家。從地域分佈來看,教育相關企業總數最多的省份是廣東,共有38.2萬家。

2021年1月13日,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佈《2020年度中國在線教育投融資數據報告》。根據已公開披露的數據顯示,2020年我國在線教育共發生111起融資,總金額超539.3億元。

線上線下融合的OMO成行業主流

2020年疫情期間,線下教學全面叫停,線下機構為自救轉向線上,原有的在線教育機構亦加碼押注,一時間在線教育風頭無兩。疫情加速了學生和家長對在線教育的接受度,也催生行業變局,線上、線下教育融合的OMO成為明顯趨勢。

翼鷗教育創始人、CEO宋軍波認為,教育OMO,就是教育領域的產業互聯網,是一種生產力工具。“它的本質是提高整個產業鏈條的經營效率,提高學生學習效果,提高老師教學輸出能力,提高教培機構的商業效率和教學效率,同時也提高整個國家、整個社會教育的整體水平。”

教育機構想生存,必須同時具備線上和線下產品和服務能力。

擁抱OMO浪潮的教育機構中,既有頭部機構也有中小機構,兼有 to B 及 to C 模式,來自 K12 或素質教育等剛需或非剛需賽道。

例如2020年3月,新東方在集團內部成立了OMO團隊,各個地方學校組建單獨的OMO項目部,並開始加速省域網校佈局,在一個省以最強市的新東方線下學校為據點,藉助網絡輻射省內其他地市,用在線的模式滲透全省生源。

在2021財年第一季度中,新東方投資近4000萬美元改善和維護其OMO集成教育生態系統,並在大約20個城市推出了OMO在線課程。新東方CFO楊志輝稱,OMO計劃將成為新東方未來的增長引擎之一,公司將重點投入更多資源來推進具備高增長力的OMO戰略,把服務覆蓋範圍擴展至更多的城市和學生。有機構預測,線上和線下有機融合的OMO模式未來將成為教育行業的主流,可能佔到萬億K12輔導市場的40%~50%,即至少是一個4000億~5000億元的大市場。

融資分化,加劇馬太效應

在2020年末,多家頭部教培機構先後宣佈完成新一輪融資或定增,繼續刷新記錄。在一級市場上,在線教育獨角獸公司猿輔導和作業幫分別在去年年末獲得了融資。猿輔導獲得了來自雲鋒基金的3億美元融資,在此次融資完成後,猿輔導在2020年的融資金額達到35億美元,最新估值170億美元。作業幫緊隨其後,完成了超過16億美元的E+輪融資,兩輪融資23.5億美元,最新估值96億美元。

在二級市場上,好未來宣佈完成了33億美元的定增,其中,23億美元為可轉換債券,由美國私人股權投資公司銀湖資本領投,10億美元為新發行的公司a類普通股。教育巨頭跟誰學也在去年12月初完成了8.7億美元的特定增發。而新東方在2020年11月赴港二次上市。

有了充足的資金,頭部玩家們為了搶佔市場砸起錢來毫不手軟。從上市公司的財報數據來看,2020年第三季度,跟誰學實現營收19.66億元,同比增長252.9%,淨虧損9.32億元;51Talk的營收為5.39億元,同比增長31.8%,淨利潤3160萬元,扭虧為盈;網易有道營收8.96億元,同比增長159%,淨虧損8.78億元,虧損擴大。

增收不增利甚至虧損擴大的背後,是各家教育機構進行的大量營銷投放和價格戰。2020年第三季度,跟誰學銷售費用達到了20.56億元,同比增長超過5倍,網易有道市場銷售費用11.48億元,同比大幅提升,新東方、好未來等機構也一樣地大手筆投入。

移動營銷數據分析平台App Growing的數據顯示,2020年11月~12月,教育廣告在全品類廣告中的佔比分別為5.89%、7.63%,投放力度逐月增強。頭部機構吸金,中小機構融資難,融資分化的拉大,又進一步加劇了行業的馬太效應,強者愈強、弱者愈弱。

2021年競爭格局明朗,頭部營銷大戰一觸即發

在線少兒英語教育機構伴魚CMO翟磊表示,在線教育是一個朝陽行業,受疫情影響,行業快速發展。具體表現在資本持續看好、頭部競爭加劇、入局門檻變高等等。這些表現説明了在線教育目前的競爭格局已經愈發明朗,資本多往頭部聚焦,數額大、筆數小,腰部、尾部的公司已經在被逐漸淘汰,呈消失勢態,對新入局者來説,行業門檻變高。

翟磊認為,2021年,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競爭格局將會更加清晰,只剩下頭部玩家的角逐,競爭也會更加激烈。比如,K12領域會加大對啓蒙、低齡段的佈局,在線少兒領域慢慢會往K12、高齡段佈局,整個行業將開始呈現全年齡段、全學科覆蓋的趨勢,在這個過程中,也將出現越來越多的創新差異化打法。

事實上,隨着在線教育賽道競爭日漸加劇,為了尋找新的增長驅動力,該領域的玩家也不得不尋求轉型。其中不少玩家開始打造多學科產品矩陣,這樣不僅可以開發用户的其他需求,還可以將用户價值發揮到最大,有利於增加用户粘性,提高續費率和轉介紹率,從而增加企業營收。

在各大公司“彈藥糧草”如此充足的情況下,2021年,在線教育的燒錢營銷大戰似乎一觸即發。而最終形成的行業格局或許比目前的要更為集中。在網易有道第三季度的財報會議上,網易有道CEO周楓表示,相比2019年,2020年在線教育的行業集中度更高。“K12作為在線教育市場關注的焦點,目前佔據了市場大部分份額的玩家只有5~6家。”周楓説,在線教育在加速發展,目前仍處於資本投入期,而非賺錢階段。

翟磊指出,接下來,在線教育企業都在比拼兩個能力,首先是融資能力,沒錢就上不了戰場,持續高額的融資能夠應對激烈營銷大戰;其次是產品力與服務能力,燒錢階段不僅靠營銷,更好的產品與服務才是取勝的關鍵,尤其是通過創新做出差異化優勢,避免同質化。

業內人士分析,就目前來看,在線教育行業已經進入了深水區,而隨着博弈日漸激烈,各玩家在該領域的加碼佈局更加地不遺餘力。而最終誰能夠控制成本,擠出現金流,在更加殘酷的競爭中突出重圍,仍然充滿懸念。

信息時報社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

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(C) 粵ICP備14002173號-1 爆料電話:020-34323111 QQ:800023111 官方微博:@ 信息時報

舉報及投訴電話:(020)34323133 郵箱:xxsb_gz@163.com
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